吴英刑事申诉屡遭推诿 绝望坦言撑不住了

2018-03-06 01:13:02

距离吴英被押往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已经一年了,这一年,几乎每个月的14号,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和妹妹吴玲玲都会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看吴英,除了带一些应季的衣物和食品给她,还有一封封的申诉资料需要吴英本人签字 在浙江省女监的一年,除了服从改造,吴英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向驻监狱的检察人员递交申诉书,要求重新审理自己的案子,但让人遗憾和愤懑的是,吴英的申诉总是被故意阻挠,这让她十分灰心,屡次写信给父亲吴永正说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 过去一年吴英坦言自己十分迷茫 杭州这个月入夏了,狱中的吴英特意写了一封信嘱咐妹妹给她带一双凉鞋,还让妹妹不要再带姜茶和蜂蜜给她了,倒是需要一些西洋参 吴英来到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已经一年整了,这一年,吴英过得非常漫长,很惆怅、迷茫,“不是我不想放下,很多人认为我现在能活着已经很幸运了,可我现在甚至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去争辨是非,留下这幅能够行动的躯壳继续吞噬痛苦,或许别人永远无法体会这种我内心无奈的痛” 让吴英如此灰心的原因是她递交的申诉屡次被拒吴英的申诉信主要是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此前的刑事审判,重新审理自己的案子并予以改判吴英在申诉书中一条一条罗列出了她认为在此前的审判中不公正及不真实的地方,但是申诉材料要么被扣留或者被推诿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本来我在监狱警官和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想一边改造一边申诉,而我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是一直以申诉为精神支柱,可最近我对驻省女监的监察部门实在忍无可忍了”她说 在给父亲的最新的信中,吴英这样写道:“对于我的申诉,监狱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可毕竟监狱只管理我们的改造,申诉只有通过检察院,这也是他们的职责我没有别的过多要求,只希望他们遵照2008年的2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届检察委员会第九十四次会议通过的《人民检察院监狱检查办法》来办理我申诉一事,可太让我失望了” 申诉屡屡被推诿吴英极为愤怒 还在吴英刚入女子监狱的时候,吴英就写了两封检举信和民事申诉书交给驻监狱的检察部门,但是这位楼姓主任直接把信和申诉书退还给吴英,还骂吴英是个变态 “之后我又写了几次刑事申诉书交给他们,本以为他们会给我一个答复,会给我填写《控告、举报和申诉登记表》,可又没有”吴英说,“为什么他们在每个星期走形式的开启检察院的信箱,但我正式向他们提出申诉、检举时又遭受这样的处境?” 此前,吴英父亲吴永正曾经把律师准备好的申诉材料寄给监狱,因为申诉状只有吴英签名后才具有法律效应,但是,这些申诉材料至今也没有还给她,仍然被检察人员扣留在手中 而就在前不久,吴英又向检查人员提出要口头申诉,决定采用先礼后兵,写了封信希望他们安排时间,可这位楼主任一再推脱,说检察院的处长很忙“我仔细查阅了所有检察院的法律规定,没有哪一条规定申诉要需要领导来决定的,”吴英相当不理解 吴英很气愤地在信中质问:“难道法律真的只是制定出来看看而已,还是他们专门用一些花招来欺骗我们不懂法的人?我觉得自己已经够可怜了,什么权利都没有了,法律唯一能保障的检举、控告、申诉的权利却这样被无情地剥夺” 吴英狱中酝酿写作第二本书 尽管吴英在之前的信中对自己的遭遇既绝望又愤怒,但是她仍然在忙碌希望案子获得重审她这次写了一封信给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院长,要求父亲亲自把信件交到院长手里,还希望媒体曝光她给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举报信 关于此前被称作假案的金华两起民事案件,吴英说自己找到了一些最新的证据,但是她考虑到再次申诉需要递交一笔昂贵的诉讼费用,因此特意跟父亲说先把这事情放一放,等到刑事申诉有了结果之后再想其他 因为吴英在狱中所有的书信来往和申诉材料都是亲笔手写,因此她特别让妹妹在下次接见时给她带一些黑色笔芯,还嘱咐父亲吴永正注意身体,少喝点酒 吴英还在信中告诉吴永正,空余之际准备写她的第二本书,书名叫做《曾经心痛》,她交代吴永正先帮忙做一下前期的宣传工作,“一来可以分散我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