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人和中国人的亲缘关系(图)

2017-09-01 02:18:07

创造了世界古文明之一的美洲玛雅人和中国人在五千年前曾经是一家人这首先从玛雅语言和汉语的特殊对应关系可以明显看出先看词汇方面的对应(第一个词是汉语,第二个词是玛雅语): h an(男子)汉:h an女婿、丈人;tan谈:t an说话;tan炭:taan灰;ch a叉:ch a叉;su an酸:su u n酸;b ao包:p au o包;ch i吃:ch ii吃肉;ch i齿:ch ii口;ch a i柴:ch e柴;ch u an船:ch em船;zh o n g种:ch um种;tu an团(圆):tom圆;k en g坑:k om坑洼;w a蛙:u o蛙;g an干(戈):k an(捍卫);an俺:en我;y i伊(他,她):y他的;d en g登,凳:tem登,凳;tan坛:tem神坛;p an g胖:p em胖 如果把古汉语词和古玛雅语词进行比较,对应关系就更为突出,亲属关系更加清楚:k a苦:k a苦的;k a i歌:k a i歌唱;h iu a雨:h a雨,水;m iu a无:m a没,不,无;tau刀:ta刀;ta肚:taa肚子;d iek直:tek(to h)直;p iek壁:p ak墙壁;ch iak赤:ch ak红色的;sh iu o k数:x o k(x在此读sh)数;d o k读:x o k读;b iu a t伐(砍):b a t斧;lian g亮:lem亮;d ian g长:tam深,长;ian g央:y am在中央;g iu an倦:k an疲倦;g ian g强:k an强有力的;h u an g黄:k an黄色的;sh en g生:sian生的时间;d z ian前:tan在前 这里的古汉语是上古汉语,为语言学大师王力所构拟,主要是《诗经》里的词玛雅语是中古语,也有的是上古语、原始玛雅语的词 由于玛雅人和中国人之间隔着浩瀚的太平洋,所以这些相同或相似的词不可能是互相借用的,而只能是共同语言的遗迹又由于这样的词数量很大,对应规律性很强,所以不可能是偶然的相似,而只能是必然性的显示 玛雅语和汉语共有的基本词汇,提供了计算玛雅语和汉语分开的时间语言学家使用一张100个基本词的表,找出两种语言共有的词在这100词里所占比例,就可以确定两种语言分开的时间玛雅语和汉语的共同词在100基本词中占26个,减去4个可能偶然相似的,还有22个两种语言共有的词依据统计概率,两种语言的共同词如果有22个,分开的时间是5000年,这也就是玛雅人和中国人分开的时间这个时间与语言学、考古学、人类学和历史学的已有研究结果非常一致:一,原始玛雅语在4600年前开始分化为现在的各玛雅方言;二,在玛雅地区考古发现的最早陶器制造于4500年前,已相当成熟;三,玛雅古文献把历史、历法开始的时间定在公元前3113年,也就是大约5000年前;四,学术界认为,玛雅人是最晚从亚洲到美洲的而古代亚洲人到美洲的最晚时间是5000年前;五,玛雅人传说远祖从西方来,或是从北方乘船来从中国到美洲大方向是自西而东,如果乘船顺太平洋洋流从福建、台湾、琉球,沿日本、千岛群岛、阿留申群岛,再沿美洲海岸向南,到达中美洲,就是从北方乘船来 此外,在语音和语法方面,两种语言也具有共同的特征下面简略介绍一下: 1.两种语言都是声调语言汉语有平上去入四个调,入声就是以p,t,k收尾的促声,现在闽粤方言仍然有玛雅语也有低调、高调、降调和促声,和汉语完全一致用声调区别意义,“这是汉藏语系的一大特点”(王力)远在美洲的玛雅语也具有汉藏语系的特点,这有力地说明了两种语言的关系密切 2.两种语言的方言中都存在有n,n g鼻辅音在词末尾的变化如汉语北京普通话的许多带鼻音的词在浙江温州话里都不带鼻音在玛雅语里尤卡坦语算是标准话,因为玛雅古文字书所反映的就是尤卡坦语,而尤卡坦语的一些带鼻音的词在危地马拉的玛雅语则只是一个送气音,没有鼻音汉语词末尾鼻辅音的变化是汉语语音发展的一种规律这种规律在玛雅语里的存在同样表明了两种语言的密切关系 3.玛雅语和汉语的发展都共同体现了元音高化,也就是a变o,o变u,e变i王力先生曾强调指出:汉语史的任务就是要研究汉语发展的特殊的内部规律例如元音高化就是汉语发展的内部规律之一如今我们看到汉语发展的内部规律在玛雅语里也同样存在,对此合乎科学的解释只能是两种亲属语言遵循共同发展规律而发展的结果 4.玛雅语和汉语共同具有大量的重叠现象,特别是在一些方言里汉语说“天天”,玛雅语说k in k in(日日),意思一样汉语说“红红的”,玛雅语说ch ach ak(赤赤),意思也一样另外,玛雅语和汉语还共同具有一种特殊的重叠结构汉语说“黄澄澄”,玛雅语说k an te lte l,意思一样汉语说“白苍苍”或“白生生”,玛雅语说sak t in tin,意思也一样除这些例子以外,对应的重叠用法还有很多不但结构相同,意思相同,连听觉感受都相同 5.玛雅语与汉语都使用大量的单位名词,也就是量词汉语的量词在玛雅语里一般都可以找到对应的词例如:表示动物的量词在汉语里常用“口”、“头”、“匹”,玛雅语常用的则有k o t,tu l,p o k表示植物的量词在汉语里常用“枝”、“棵”、“株”,玛雅语常用的则有tsit,h ek,x ek(x发sh音)表示绳子的量词汉语常用“捆”,玛雅语用k an;汉语用“束”表示成束的东西,玛雅语也有一个表示同样事物量的词ch u y,音义都像单位名词(量词)也是汉藏语系的重要特征之一,是汉藏语言所特有的而玛雅语也有,令人感到十分亲切 玛雅语和汉语的语音和语法还有另外一些共同特征,如单元音词根为主,缺少形态变化等全面的语言对应表明两种语言确有亲属关系 玛雅人与中国人的亲缘关系,除语言方面的证据之外,在思维方式上也有大量的证据玛雅人和中国人的基本思维方式的共同特点都是反映天人合一,自然与社会的一致从社会发展的大方面来说,玛雅人认为兴盛、和平与富强同衰落、战争与贫困成周期性的交替而这又和玛雅人的天文历法的计算有一定的关系,他们认为大约每13个历法上的20年就有一次祸福循环例如奇钦伊查城的放弃和玛雅潘城邦的称霸,以及后来玛雅潘城的衰败和西班牙人的征服都表现了这种历法兴衰的周期循环这种历史观与中国古代历史观是很一致的 玛雅人的基本人生观可以用“一切都不要过分”来概括,这与中国古代占主导的人生哲学“中庸之道”又非常一致在这种思想指导之下,玛雅人很尊重自然环境狩猎很节制,一是不愿滥杀无辜的动物,二是要给其他猎人留下觅食的机会种田,焚烧林木,事前要祭祀,祈求神灵原谅和保佑,同时要按人口所需来量耕地,既保证食用,又不过多生产,破坏自然所以玛雅人所追求的生活方式是人与人的和谐,人与自然和谐 玛雅人的天人合一思想表现于生活的各个方面,而且很多都和中国人一样玛雅人管诗人叫“阿风”,诗等于风中国最早的诗歌《诗经》里各地方的民歌也叫风在玛雅人的言语里,花可以表示自然的花,也可以指人好色贪淫,与中国人相同玛雅人所认为的颜色的社会象征也和中国人一致:红色象征权力,黄色象征吉祥,白色象征不实,所以白父等于汉语的伯父,白母等于汉语的伯母,这可说是很有趣的特殊一致中国民间常管太阳叫老爷儿,玛雅人也普遍这样叫中国古代楚国人管乳叫谷(粮食),而玛雅人则管玉米叫乳汁,管玉米棒叫乳房,又是特殊的一致更为特殊的的一致是,中国古代管年叫载,起源于夏朝之前,这种时间观念同玛雅人一样:玛雅人认为每个年都由一种神来负载,一个接一个的班,所以年和载密切相关,一个年也就是一个神的负载物 玛雅人观念里人和自然的一致在玛雅语言里还有很多与中国人思维和语言相同的实例玛雅人称呼小孩、小动物、鱼子用同一词a l,表示人和动物的舌头和火焰(火舌)用同一个词ak,人的手臂(肢)和树枝也用同一个词k ab表示,火k ak则可以表示愤怒(怒火)更有意思的是玛雅词tan可以表示堂屋(客厅),可以表示胸膛,还可以表示堂堂男子汉(成熟的小伙子,25岁左右的年轻人)玛雅语tom是圆的,而tom tom则是乱,相当于汉语“团团转”中的团团这些更是思维方式的特殊对应 玛雅人和中国人思维的共同特点在玛雅文字和中国文字的创作上也有所表现玛雅文字中有象形字,如“田”,有指事字,如“中”,有假借字,如“中”假借为“种籽”,叉假借为“初”而且田、中、叉字形也很象中国字此外,玛雅文字中还有很多形声结合的形声字玛雅人和中国人在思维方面成体系的一致,证明了玛雅人和中国人必然存在的亲缘关系 玛雅人与中国人的亲缘关系不但在语言和思维方式方面有许多表现,在风俗方面也有许多表现研究这方面的问题有时还能促进古代中国文化的研究比如,上古中国占卜,如果说一个人数奇,就以为是不吉利汉武帝与匈奴作战,不重用著名将军李广,就是因为给李广占卜的结果是数奇,不吉怎么占卜,在中国已经失传玛雅人占卜也有同样的说法,偶数吉,奇数凶,而具体的做法则保留了下来玛雅人使用的是一堆玉米粒,先随便取出一些放一边,然后四个四个地数余下的如果这四个一组的总数是奇数,剩下的也是奇数,即三粒或一粒玉米,那就是凶;如果二者都是偶数,那就是吉;如二者一个是奇数,另一个是偶数,就是凶吉不定玛雅人和中国人不光在占卜的偶数是吉,奇数是凶的说法上一样,连对占卜人的称呼都一样中国古代管这种人叫“日者”,玛雅人管这种人叫ah k inAh相当于汉语的“阿”,汉语的“阿”不只在南方方言里普遍存在,古代人名也常加“阿”在最古的《书经》里,商朝有名的大臣伊尹就叫阿衡曹操的小名叫阿瞒K in在玛雅语里是太阳,是日所以ah k in就是阿日,换成文绉绉的说法,也就是日者如果玛雅人和中国人没有亲缘关系,这种非常特殊的共性是不可能有的 在占卜方面,玛雅人和中国人还有另外的共同之处中国古时候有一种用来占卜丢失的东西或人的方法,叫做圆光让天真的孩子在镜子里看,据说能看到所丢失的东西或人在什么地方玛雅人同样也有这种习惯,如果丢了东西就让小孩在一块透明的晶石片里看,说出看到的情况玛雅人和中国人在娱乐活动形式方面也有共同的特点玛雅人和中国民间一样,经常进行玩绳子的游戏中国有一种玩法叫鸡爪扣,玛雅人同样也玩鸡爪扣,而且玛雅名字就叫鸡爪扣都是把绳子两头结扎在一起,然后翻来翻去,套来套去,最后在中间绕出三个互相连结的扣,像鸡爪子 玛雅人和中国人一样,也玩掷色子他们叫玩玉米,因为是用四粒玉米当色子,都有一面染成黑色如果掷出两面或四面是黑,就是赢中国古代掷色子,数目不定可用六粒,都有一面染成红色,掷出四面红为赢,杨贵妃和唐明皇就这样玩过,玩法很像玛雅人在风俗方面,玛雅人很讲究男女有别吃饭时,男女不一起吃,总是男的先吃,男的吃完,女的才吃走路时,如果一男一女相遇在路上,女的要回避在路的旁边,低头等男的走过去,女的再走更有意思的是,一对夫妻走路,也不能并排走,而是男的在前,女的在后,要保持一段距离古代玛雅社会男尊女卑还表现在一些禁忌上:妇女生孩子,来月经,都不能让男人看到,看到就要倒霉而且妇女必须保持贞操,男女通奸要处死刑可见古代玛雅社会礼俗完全像古代中国玛雅人和中国人风俗的共同特点是多方面的,比如解梦:一个人梦见掉牙,就意味着要死亲人还有征兆:猫如果洗脸,就意味着要有客人来当然这都是古代玛雅人和中国人的共同风俗表现,虽然属于迷信,但其特殊的对应特点则是值得注意的 在衣食住行方面,玛雅人和中国人也有很多相同之处在吃的方面,玛雅人和中国人都用碗吃东西,不像欧美人用盘子另外,玛雅人吃东西不是在桌子上,而是在席子上中国人古代也是这样,要不然,怎么管吃东西叫筵席呢玛雅人在席子上吃饭,这同他们的居住生活是有关系的他们睡不在床上,坐不在椅上,而是在席子上,和古代中国人相同说到坐,古代玛雅人分踞坐和跪坐两种方式,踞坐是两腿在前,屈膝两足着地这和中国古代的踞坐一样中国古代身份高的人踞坐,身份低的人跪坐玛雅人也是这样,因为男尊女卑,所以妇女习惯于跪坐 玛雅人的住房同过去中国人的住房建筑方法是一样的,都是柱梁结构,先立四根柱子,柱子上架梁,梁上再架屋顶普通人的住房为泥坯或茅草房,贵族的住房为石头建筑另外,古玛雅人的国家是城邦,城中央住的是最高首领,向外依次住的是贵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奴隶地位最低的人住的离城中心也最远,很像中国过去的帝王都城说到贵族,玛雅人的贵族叫“子男”,和中国古代的叫法一样,想法一样 在衣和行方面,古代玛雅人和中国人也有共同特点中国人在上古穿的衣服是一块方布,叫包方,也就是袍袍就是包,从后往前包住上身,在前胸或一侧结个扣玛雅人的上衣也是这样的一块布,叫p a t i,名称也近似于汉语的袍玛雅男人的下衣也是围腰布,分成一些条幅上古中国男人的下衣也是围腰布,叫裳最早的“常”字就是“裳”字,是一个象形字玛雅人管围腰布叫ex,x发近似sh的音,同中国“裳”字有共同的辅音 玛雅人重视道路修筑他们的道路很像《诗经》里所说的周朝时代的道路,像一块放在地上的磨刀石,平坦而又笔直,修得高出地面很多另外,中国古代的道路每隔一定距离就有住所供行路人使用,叫庐玛雅人的道路同样也是每隔一定距离就有住所,叫lu b,在发音上同中国的“庐”很相似 上古玛雅人和中国人在葬俗方面也有共同特点,特别是儿童的埋葬一是用瓮棺,二是瓮棺上部或盖上凿有小孔玛雅人陪葬小孩还有母亲的一段手指这自然令人想起我们中国人经常描述母爱的一句话:十个手指头咬哪一个都疼很可能这意味着中国人在很古时也有同玛雅人一样母亲咬断手指陪葬夭折孩子的风俗 玛雅人和中国人在语言、思维方式以及风俗习惯等方面的全方位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