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投资未来迫在眉睫,财爷勿再当守财奴--明报2月23日

2019-04-22 09:09:00

财政司长陈茂波发表本届政府最后一份财政预算案,财政盈余金额再度成为焦点受惠于卖地收入,本财政年度盈余预计高达928亿元,是9年来最高,财政储备累计将达到9357亿元新一份预算案提出了合共351亿元的一次过纾缓措施,又从盈余中拨出610亿元,推动安老、体育康乐和创新科技发展的前瞻工作,表面上算是较好地运用了本财政年度的巨额盈余,然而总体理财哲学仍嫌保守,未有更好地善用庞大财政储备投资未来香港社会积弊丛生,急需调拨资源对症下药,无论下任财政司长由谁担任,政府都必须改变过度保守的理财思维,不能再当守财奴 陈茂波上月接替曾俊华出任财政司长,今次是他首度在立法会发表财政预算案观乎内容细节,陈茂波的理财思维,跟曾俊华虽有不同,惟未算耳目一新陈茂波提出的一次过纾缓措施,主要以支援中产为主,特别是偏低层的中产人士,未有公屋租金宽减,也未有向所谓N无人士「派糖」,论涉资总额亦不及上一份预算案不过新预算案预留300亿元,加强安老和残疾人士康复服务,又分别预留200亿及100亿元,推动康体设施建设及创科发展,总算是一个放眼社会未来的投资,较诸把数百亿元财政盈余拨入「未来基金」等不加运用为佳曾俊华2015年设立未来基金,目标是让政府在经济急剧或长期下滑时,可以动用基金,推行逆周期措施刺激经济,然而其本质仍是财政储备积谷防饥合情合理,不过当财政储备已高达9357亿元时,政府实在不应一味将盈余放入钱罂 还富于民方法林林总总,「派糖」无疑较易赢得掌声,可是对现今香港社会来说,投资未来的需要更为迫切以安老服务为例,本港人口急速老化,可是安老、护老院舍却严重不足,质素良莠不齐,护理人才亦缺乏社会大众都不希望再见到「剑桥护老院虐老」一类事件重演,政府有必要「追落后」,调拨更多资源改善院舍照顾服务质素、增加院舍宿位等,投入300亿元是否足够,其实还是一大疑问当然,政府有需要考虑长远的财政可持续能力,不宜随便大幅增加经常开支,但是在加强安老医疗教育等方面,政府确有必要更加慷慨「安老服务计划方案」将于今年稍后时间公布,政府届时须拿出具体建议,交代如何善用预算案预留的300亿元 陈茂波在预算案中提出,公共财政政策要「稳中求进」,对何谓财政储备合理水平(例如相当于多少个月的政府开支),未有定出硬指标,惟起码不再一味强调「财政储备愈多愈好」不过,新一份预算案的理财哲学仍嫌保守尽管预算案大体上算是将本年度的928亿元财政盈余,以派糖和投资社会的方式「还富于民」,但是原本已积存了的巨额财政储备,基本上仍是分毫未动 曾俊华出任财政司长9年,其中一项最为人诟病之处,是连年严重低估财政盈余,以本年度928亿元盈余为例,就比原本预计的110亿元,足足多出818亿元对于年年「估错数」,其中一个常见的辩解,就是「土地和印花税收入胜预期」2009/10年度由「财赤恐达399亿元」变成「盈余138亿」,曾俊华如是解画;今次陈茂波就财政盈余远超预期的解释也一样诚然,受楼市表现影响,过去10年政府卖地收入波幅极大,2008/09年度低至不足170亿元,但本财年却超过1170亿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即使2008/09年度地价收入较预计大跌六成,惟当年财政状况,仍由预先估计录得49亿元赤字,变成14亿元盈余;陈茂波亦以2015/16年度为例,提到卖地收入占政府收入的比重,只为14%卖地收入波幅大难预测,不应成为理财过度保守的藉口 财金官员的责任,应该是尽量准确估算财政收支,根据社会需要和优次投放资源,务求用得其所;因为严重低估收入,放弃投放资源推动社会长远发展,只是扼杀未来的「守财奴」陈茂波在中期财政预测时,改变了卖地收入的评估方法,以过往10年卖地收入占本地生产总值平均水平(即3.3%)作为依据,而非近年所沿用的30年平均数(即2.8%),理论上应能较准确预测相关收入陈茂波称「赚钱是本事,守业是学问,花钱是艺术」,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却很困难,无论谁人接任财政司长,下任政府都必须改变过度保守的理财思维(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