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钟:从《广成子》探索人类在宇宙中的定位

2017-11-05 13:21:20

广成子是黄帝时期的人,隐居在甘肃省平凉市西部的崆峒山的石窟中黄帝曾亲自去拜访他,向他询问至高无上的道的本质是什么 广成子回答说:至高无上的道,其原本是幽深虚无的,其极致是微茫静谧的只能凝神静气的体会这么做了,形神自然就会端正,进入安详而又透彻的境界关键在于潜心修道,不受外界的干扰我仅仅因为坚守静默,保持心灵的和平,所以一千二百多年过去,仍然没有衰老 *********************** 钟最新哲学探索系列 7 列宁在其《哲学笔记》中说:“在人类认识史上存在两条路线:一条是从内向外的先验的(先于经验)唯心主义路线;一条是由外向内的经验的唯物主义路线” 以此打倒反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批判的靶心主要针对贝莱克主教(注1)和大卫·休谟(注2) 对马克思的实践批判,是1989年6月4日北京青年与市民的争民主的运动流血引发的前苏联的解体及东欧前社会主义苏联卫星国的历史性改变 实质上列宁的所谓从外向内的认识世界路线,自己就立不住脚,理论上早已为中华宇宙观所批判苏东坡居士认为人类与宇宙的关系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注3)极微小的虫与天地的关系,一粒小米和大海的关系即认识到地球与人类是宇宙的一分子,一细胞,是宇宙内部的产物,所以天人合一在古中国人看来很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老子明确提出顺应自然,与自然相谐调,也是中华美学的基础,即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园序》中所说:“阳春招我以烟景,大块(大地,宇宙)假我以文章”其形象与灵感从宇宙中来,所以中华传统诗、词都有人类的情感与宇宙的美丽互相溶和的特点即所谓“情景交融” 而马克思从诞生起在宇宙中定位的基点上就错了,自外于宇宙,把自己放在宇宙之外的对立面,挥起堂·吉诃德(注4)的长矛要誓死征服宇宙所以别人看到的是吉诃德痴迷于骑士小说的愚蠢,马克思看到的却是唐吉诃德手执长矛向怪物(风车)冲锋的执著与百折不回,所以马克思在《1948:哲学与政治经济学笔记》中最欣赏的人物是吉诃德 吉诃德被自己要征服的大风车所粉碎,长矛寸断而几乎人亡 马克思的命运也注定如此它的经济学基本逻辑是物质、经济决定一切,生产关系决定一切,而原动力是生产力,而对生产力的定义是:“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 渺小的人类要征服浩瀚的大自然,因为狂妄到以为自己是知识王国之神,是征服无生命的宇宙型大机器的天才幽灵 马克思,恩格斯眼中的宇宙就局限在伽里略之后不断改进的包括今天的射电望远镜在内所看到的无限星空的世界 列宁所批判的贝克莱主教等人的《先验论》及贝克莱主张的“存在即被感知”(注5)反过来说不被感知就不存在,(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也不是真正的从内向外认识世界 但列宁根本不知道有一条真正的从内向外的认识宇宙的途径西方哲学之祖苏格拉底(注6)提出的“先认识自己”的认识路线,在希腊不被人理解而被打断,却在东方得以落实和实践,那便是东西方都曾存在的形而上学——修炼文化:从人体,生命去探索宇宙之路 这种形而上学,是共产主义最怕的必然解体它的意识形态,所以在《毛泽东选集》内《矛盾论》之注解中,把形而上学歪曲为静止地、孤立地、片面地看世界的反动玄学所以在共产党统治下,形而上学代表一切错误的思想根源让年轻人退避三舍,视为最危险物,不敢接近 感谢苏东坡居士,是他使历史保留下一个珍贵的文献记录下人文始祖黄帝拜师进入修炼文化的入门及途径:《广成子解 》中华五千年以来的文坛,文人墨客如满天星斗,只有苏东坡敢做这件事,因为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文人都去做官,视精神修行为“虚诞妄作”,苏东坡年轻时与挚友佛印和尚反复辩论,苏东坡就认为“作官是实在事业,修佛是无影之谈”久而久之受到佛印影响,苏东坡自己也独创了“苏子瞻静坐法”,(注8)对治疗神经衰弱,失眠,消化不良之类身心疲惫等确有神效,虽然还是在修炼文化之门外,但苏轼自己已有初步静而不思的体验 另方面修炼文化与求知识是两回事,《易经》中讲“天行建,君子以自强不息”在儒家就理解为宇宙运行刚健有力,君子就该以为榜样,不断求知上进;但修炼文化对“以”字的理解深究了一步,现代古汉语研究,把“以”字单列为“使动词”有“把……用来”的意思,即把“天行健”用来自己强化自身用现代话说是用宇宙运行的原理来指导自己:改变身心而与宇宙同化 诸葛亮在《前出师表》中所说“苟全性命于乱世”一般人认为就是保住性命,但修炼文化把“性”与“命”相联系,孔子说“食、色,性也”修炼家对这两个性都要求净化日本国有厚生省可能就是卫生部(保卫生命的部),但修炼文化认为人所以生老病死“生生之厚”是后天原因,广成子就认为人“因五味而生,因五味而死,五味各有其主,(酸主肝,苦主心,咸主肾,甜主脾,辛主肺)顺之则相生,逆之则相克,久之则積炁熏蒸,人腐五脏,殆至灭亡;”(注9)后人所以“不能终其天年者,以其生生之厚矣,是以至道淡然”道家修行,远离浊世,看重自然食物:枸杞,山药,黄精,玉竹,首乌,灵芝之类(注10)对“色”更淡化,诸葛以为色是士人不免“入于下流”之因(注11)身心的净化,无病的身心,纯洁的身心是修炼入门的开始,所谓“筑基”,是修炼的基础;儒生不能缚鸡,修炼家犀虎不侵道家不讲向外去格物致知,而是以自身为小宇宙,身心提升层次后可以反观内视;身体似在内缩不断发现“竅”(現代所謂“蟲孔”)不断进入更深一层的更微观的空间 苏轼发现的《广成子》中有这种原始的说明,广成子最初讲如何清净无为净化身心,最后说到自己“故余将去汝,入无穷之门以游于无极之野”应当是指这种内缩于体内更微观的空间而不是身体外在的地球的大气层 现代粒子物理已发现,固体铅固然防原子,但更微观的中微子可以穿透一光年厚度的固体铅,瞬间可穿透几百个地球,因为粒子内部空隙极大,有人把原子核与原子间的空间比之为足球与足球场,有的比做行星与恒星之间的距离 道家修炼讲“虚无”就是看透了宇宙空间这种“虚”的实质,从而讲“无为”就是看到了人类的渺小,宇宙自循其规律而行,庸人自扰,违反自然反而会干扰与破坏 太极图如墙上挂钟一样,自然的转动,该走到那一步人类只能顺应或辅助 所以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战天斗地征服大自然的结果,如《九评》所总结,折腾死了上亿无辜生命,把中华灿烂山河大地污秽到水不能喝,空气不能吸,食品处处含毒不能吃,这一切源于马克思主义出生就定位于与宇宙相对立,渺小的人类要征服根本不了解的无数层层横向与纵向的宇宙,只能导致对地球的污染与逆向性破坏 中华形而上之学,天人合一不是空话,其基础是人类定位的准确,人是宇宙所生,是宇宙的一部分,一分子,一个小宇宙,与宇宙一致,进而同化,而不是妄自尊大地妄言征服人类之母,之祖,之根的宇宙,而是去法(仿效):“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小的粒子寓于更大的粒子,层层仿效,以至于极,最大最高的宇宙,层层粒子以更大粒子为宇宙,为师在人类则应如黄帝《阴符经》中所说“观天之道,执天之行” 外国人不懂作为黄帝为什么有兴趣于医书《内经》问题就在这个“内”字,这是中华文化之源,所谓“医不离易”“ 易不离医”,中华文化认识宇宙,就是从人体小宇宙开始,因为在宇宙中定位准确因而源远流长 现在何祚庥之流要消灭中医,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消灭中华文化之根,而且在中国大陆中医被改造得早已面目皆非,(注12)把华佗,扁鹊等修炼所致的可以内视病人脏腑,无知地批判为迷信,只准研究方剂六十年代苏联专家只肯定一味药:五味子可以稳定神经系统,余皆否定把中草药提纯成注射剂单独注射入人的血管和皮下,更为荒唐,后果难料 消灭中医,为要消灭中华文化:人体 —— 生命 —— 宇宙的系统科学,把中国大陆达定位在破坏宇宙的对立地位,去等待可怕的后果 为了请读者了解原著,下面把黄帝之师《广成子》一书(由苏轼留下的《广成子解》) 附在下面 原文后面括弧内为笔者的白话解读,和苏轼先生的理解有所不同,请惠以注意 《广成子解》 《广成子解》是能找到的道家第一篇经典文书,是第一位帝王之师:广成子传给人文始祖黄帝的“道”,(伏羲更早,但传的是图画思维)此文献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内求之特点: 苏轼《广成子解》 原文: 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于崆峒之山,故往见之(《广成子解》今译) 黄帝曰:“我闻吾子达于圣道(听说您达到道的最高境界)敢问圣道之精(抖胆问圣道的精华)吾欲取天地之精,(想摄取天地蕴藏的动能:运动的能量,)以佐五谷(用以补养农作物)以养民人,吾又欲官阴阳(又想掌控阴与阳)以遂群生(顺阴阳之道领导众生)为之奈何(怎样做啊)” 苏轼解: 道固有是也(道固然有这一真理),然自是问之(然而从这儿去问))则道不成(就成不了道,不合于道),(“是”:这个,这里) 原文: 广成子曰:“而所欲问者(你要问的)物之质也(一切事物、物质之本质)而所欲官者,物之残也”(但是你设想的统治阴阳,却是对事物的违背、破坏) 苏轼解: 得道者不问(已经得道的人不用问)问道者未得也(问道之人说明他还没得道)得道者无物无我(得道的人,没有物,也没有我)未得者固将先我而后物,(没得道的人必定先想自己,而后才是物)夫苟得道(说人一旦得道)则我有余而物自足(那么必然自己精神道德充足,物质自然够用)豈固先之耶(怎么能先想自己那)今乃捨己而问物(现在却是不谈自己,而去问物质)恶其不情也(嫌他不诚实啊) 故曰:(所以广成子说)“而所欲问者,物之质也,而所欲官者,物之残也 言其情(就说他的实情)在于欲己长生(是想自己长生)而外托于养民人(而托词说为养民人)遂群生也,(让众生顺遂天地之道)豈非道之余乎(豈不是道之末流吗) 原文: 广成子曰:“自而治天下也(自从你治理天下呀)云气不待族而雨,(云气还没得相聚就下雨)草木不待黄而落(草木还没等发黄就落地了)日月之光,益从荒矣!(日月的光之能量,越来越荒费啦!) 苏轼解: 天作时雨(老天按时下雨)山川出云(云出于山海)、云行雨施(云气行动,雨就施行)而山川不以为劳者(那山川并不以为劳累)以其不得已而后雨(因为他不得不下雨)非雨之也(不是主动要下雨啊!)春夏发生(春夏按顺序草木出生)秋冬黄落(秋冬叶黄而落)而草木不以为病者(但草木并不以为是病)以其不已而后落(因为它不由自主而后落地,并不是主动去落啊!) 今云不待族而雨(如今云气不等聚集就下雨)草木不待黄而落(草木不等黄就落下)虽天地之精(虽然是天地的精华)不能供此有心之耗,(也不提供给人为的虚耗)故荒亡之符(所以荒费残亡之象征)先见于日、月(最先见于日、月,日、月最先有感应),以一身占之,(用身体来比喻)则耳目先病矣!(那就首先是耳不听,眼不明了啊)! 原文: 广成子:“而佞人之心,翦翦者,又奚以语至道” (你这位善言词之人,心地狭窄,又怎么可以跟你讲大道) 苏轼解: 真人之与佞人,犹谷之与稗也(真人与凡人,犹如稻谷与相似之稗草)所种者谷(所种下的是谷种)虽瘠土堕农(即使地贫人懒)不生稗也(也生不出稗草)所种者稗,虽美田疾耕(种下的是稗草种子,即使四肥人勤,出生不了谷穗)今始学道(如今刚开始学道)而问巳不情(就问得不虔诚)佞伪之种(不真实的种子)道何从生(道怎么能产生,从哪里生出) 原文: 黄帝退(出),捐天下(放下国事)筑特室(盖修炼的草屋)席白茅(趺坐在茅草)闲居三月(清静无为三个月)復往邀之(又去求见广成子) 广成子南首而卧(头朝南而息卧),黄帝顺下风(小心地顺着下风向)漆行而进(跪着走)再拜稽首而问曰(三次跪拜,扣头至地而后问) “闻吾子达于圣道,敢问治身奈何而可以长久”(抖胆问您治理身体,怎样才可以长久) 苏轼解: 弃世独居且(出世独修),则先物后己之心(那么先问物不问自身 ,这种人心)无所复施(没有存在的地方,也想不起来)故其问也情(所以他这次问的是真情) 原文: 广成子蹶然而起曰:(蹶然:急剧状)“善哉问乎(问得好哇:这次问到点上了,从自身小宇宙开始,才能到达大宇宙之道)来,吾语汝圣道(过来,我告诉你大道) 苏轼解: 广成子至此(到这时候)始以道(才把道)语黄帝乎(告诉黄帝吗)曰:否(我说不对)人如黄帝(象黄帝那样的人)而不足以语道(还不够格听讲道)则天下无足语者矣(那就全世界也没够格听讲道的人啦)吾观广成子之拒黄帝也其语至道已悉矣(我观察广成子之所以拒绝黄帝呀,他讲的话,其中圣道,聪明的黄帝早已听懂得道了)是以闲居三月而复往见(所以静修三个月再去求见)蹶然为之变(急剧地为黄帝而改变态度)其受道岂始于此乎(黄帝他接受了道,哪会是从现下才开始哪!) 原文: 广成子曰:“至道之精,(大道之本身精华)窈窈冥冥(深远难见),至道之极(道在极端最高处)昏昏默默(广成子已达之某层宇宙外之间隙) 苏轼解:“窈窈冥冥者,其状如登高望远(往下看,却看得极远),千里之毫末(最远处的纤维之丝也很清楚)如临深府幽(象亲临极深之处,可探到最幽深处)玩万仞之藏宝也(得到最深远最高处的妙理)” 昏昏默默者(达到无星无光的最暗处)其状如枯木死灰(毫无生命气息)无可生可然之道也(没有生命,没有意识,往上看昏昏默默,什么都没有,往下看明察秋毫,一目了然) 苏轼曰:道止于此乎(苏子说:道就此到头了吗)曰:此窈冥昏默之状,(这种昏天黑地的状态)乃致道之方也(乃是修炼的方法)如指以为道(如果指的是道的形态)则窈冥昏默者(那么,什么也没有,昏暗状态)可得谓之道乎(可以叫作道吗)人能弃世独居(人能出世独修)体窈冥昏默之状(体会道无形无声的状态)以入于精极之渊(用以进入到精进之极处,极深之渊源)未有不得于道者也(这样没有不得道的) 学道者,(学道的人)患其散且伪也(就怕不专一,心不诚)故窈窈冥冥者,所以致一也,(窈冥昏默才能一心不乱,专一之极)昏昏默默者,是所以全真也(什么都没有,无物无我才能达到求真啊) 原文:广成子曰:“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视与听都会迷乱人心,唯有静才能抱养元神,身体会自行调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形乃长生(一定要静而清纯,不要劳耗外形,不要动摇精气,肉体才能长久)慎汝内(守住心性)闭汝外(封闭外部一切刺激)多知为败(外部凡人见解多了,修炼会失败)” 苏轼解: “自此以上(从这里往上)皆真实语(都是真言实话)广成子提耳画一,以教人者(是广成子耳提而命,凝炼为一用以教导人的),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则无为也(不看不听,静守元神,就会无为)心无所知,则无思也(心无所想,才能静无所思)心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则无慾也(清静节劳,精不耗损,就无色欲)三者具而形神一(无为,无思,无慾三样具备,就会形与神合一)形神一而长生矣(形神合为一体,就可以修炼长生了)内不慎,外不闭,二者不去,而形神离矣!(内不断慾,外受色之刺激)或曰:(或许有人说)广成子之于道(广成子对于道)是數数与(就这么点东西吗)曰:(我说)谷之不为稗,在种时一粒耳,何数不数之有(谷子不是稗草,就在于这一粒种子啊,有什么数不数的,那是“量”而不是“质”)然力耕疾耘,不可废也(当然精进,,勤修,不可荒废) 原文:广成子曰:“我为汝遂于大明之上矣(我把你同化到光明的空间以上)至彼至阳之原也(到了阳极的空间)为汝入于窈冥之门矣(又可以进入深遂之门)至彼至阴之原(到那个阴极的空间) 苏轼解: 窈冥昏默,长生之本(静到一切皆无,是长生的根本)长生之本既立(长生的根本立住了)亦必有坚凝之者(也必然有坚定、凝固之法)二者如日月水火之用(两者如阴阳之道)所以修炼变化,坚气而凝物者也(所以修炼中的变化,坚其精气,凝在体质)盖必有方矣(其师必有方法传授)然皆必至其极,不极不化也(然而必需修到顶点,否则不能同化于道) 原文:广成子曰:“天地有官,阴阳有藏”(天地有管理,不是无政府状态,阴与阳都潜藏在广大世界之物质中) 苏轼解: “广成子以窈冥昏默立长生之本,以无思,无为,无欲去长生之害 ,又以至阴至坚凝之(广成子用无知无识,空无境界确立长生的根本,用无思、无为、无欲屏去伤害长生之患,又用阴极锻链考验他)吾事足于此矣(我认为修炼的事,到此够充足了)天地有官,自为我治之 (宇宙有人为我们管理,不用我们操心)阴阳有藏,自为我蓄之(阴阳潜藏于各处,为我所用而蓄存,用之不竭)为之者在我(修行在我)成之者在彼(成功在于师广成子) 原文:广成子曰:“慎守汝身,物将自壮(慎重保持住人身,他会自己提升而坚强) 苏轼解: 言长生可必也(是在说,长生可以修道)物岂有稚而不壮者哉!(凡物哪里有幼苗不自己长壮的哪!是一个不知不觉的自然过程) 原文: 广成子曰:“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我专一守德,处于和的状态)故我修身千二百岁矣(我修行已一千二百年了),吾形未尝衰(外形从没有衰老过) 黄帝再拜稽首曰:(黄帝再次行大礼,叩头至地说) “广成子之谓天矣!”(广成子您的道太大了!) 广成子曰:“来,余语汝,(广成子说:“过来,我告诉你:”) 彼其物无穷(宇宙无限广大,)而人皆以为终(人都以为世界就这么大)彼其物无测(宇宙深不可测)而人皆以为极(但是人都以为掌握了真理)” 苏轼解: 物本无终极(物质不灭)其分也成也(它分化,生成)其成也毁也(它成熟,它毁烂)物未尝有死(物质不灭,只是形态转化)故长生者,物之固然(所以长生永恒是物质的固有性质)非我独能,(我并不是特例)我能守一而处和,故不见其分,成与毁耳(能永恒处在静止中不再发展,也就不分化,不解体) 原文: 广成子:“得吾道者,上为皇而下为王(修得吾道之人,上乘者为皇,下等的为王)失吾道者,上见光而下见土(失去我道的,上等的能见到光的空间,下等的入于土) 苏轼解: 皇者其精也(达到“皇”之位的已经是精致的粒子组成) 王者其粗也(只够“王”资格的,是粗糙的粒子组成) 生者明,死者幽(活着的人在有阳光的世界,死者在幽暗的世界)幽者不知明,明者不知幽(阴阳两界不能沟通) 原文: 广成子曰:“今夫百昌皆生于土,而返于土(现在一切生物,都从土中出生,又返回到土中)故余将去汝,入无穷之门(所以我将要离开你,进入无穷宇宙的门口)以游于无极之野(去飘游没有边界的广大空间) 苏轼解: “盖有以示化,去世,形解入土之意也与(是表示将去世,尸解入土的意思) 原文:广成子曰:“吾与日月参光,吾与天地为常(在宇宙中,我与日、月一同发光,我和天地同在)当我缗乎远我昏乎人其尽死而我独存乎!(有缘遇到我道的人会牵线同行;远离我道的人会昏聩糊涂,人都有死而我独存) 苏轼解: “可见,可言,可取,可去者,(会看会说话,会生会死的)皆人也(都是人间的你)非我也(不是原来的生命)不可见,不可言,不可取,不可去者,是真我也(见不到,非言语所能形容;不能取出,不能离开的是你的元神,是原来的你)近是则智(接近这个道理的人会有智慧)远是则愚(远离这个道理的人会愚昧) 得是,则得道矣(得到这个,就得道了)故人其尽死而我独存者,此之谓也(所以别人都死了,而我独存,就是这个道理!) 注: 1,贝克来主教(1965——1753)爱尔兰哲学家 2,大卫•修谟(1711——1776)苏格兰人,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哲学家 3,见于苏轼《赤壁赋》 4,西班牙作家 万提斯所著小说《堂•吉诃德传》的主人公 5,贝克来所著〈视觉新论〉 6,苏格拉底(前464——前399),古希腊先知,西方哲学之祖 7,苏东坡(1036——1101)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大文学家,思想家 8,见《本草备要》中《勿药元全》 9,《阴符经》注 10,李时珍《本草备要》 11,诸葛亮《戒子书》 12,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毛泽东提出中西医结合,用西方医学培养中医接班人,医理错位,甚至用计算机软件诊断、开药,单剂注射等等,造成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