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亲历:华沙穷人的免费午餐

2018-03-01 10:29:23

我在华沙旅行期间很喜欢走街串巷-当我走近这座教堂时敏感地捕捉到了一群特殊的群体-华沙的穷人 此时正值午饭时间,当我转过一个街角准备找一家合适的餐馆的时候,猛然发现这座教堂旁边的建筑前排着的长队 走过去之后这位老兄主动上来用流利的英语向我介绍说这是华沙的一处供穷人吃免费餐的地方-在整个华沙大约有十来个这样的地方,这个免费食堂就是由两个中年妇女创办的在他的翻译及解释之下我得以顺利地拍摄了以下的照片 为了能够多拍几张照片,我慷慨地分发起香烟、水果-中间戴帽子的这个醉醺醺的老兄也会说英语,他自我介绍说曾经在纽约流浪了二十多年,直到最近才被遣返回波兰而左侧这位老兄从穿着上看要优雅得多-他告诉我说自己是有退休金的,到这里来吃饭是想省下银子买酒喝 在流浪者的队伍中还有一条安静的大狗 这位老兄的面孔已经被酒精涨得通红 这座免费餐厅每天只提供一顿午餐,周末的两天停止供应,所以那些无家可归者周末的日子是最难熬的 据说人少的时候可以敞开供应,今天因为前来就餐的人太多,所以每个人只能领到这点食物本来我的午餐也想在这里解决,但坐下来之后才发现此时已没了胃口 从食堂里出来之后这位老兄还在门口等着我,他用恳求的口吻对我说刚刚为我做了回免费的翻译,能否为他买瓶啤酒作为酬劳我拿出了够买三瓶啤酒的兹罗提给他,“作为条件”我又询问了几个比较感兴趣的问题他告诉我,来这里就餐的人一部分是无家可归者,也有一部分人象他一样拥有自己的住房,甚至还领着退休金-来此就餐就是为了把省下来的钱拿去换酒喝这时我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面前这位操着流利英语的老者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破落到混迹于无家可归者之中呢 许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小费,这位老者同意了带我去家里参观的请求于是我们来到城铁车站坐上了去他家的列车 他的身份证 以及他的银行卡-每个月政府的救济金都会打到这张卡上,大约一千来块人民币的样子这些钱如果用来吃饭本是绰绰有余,但老人却舍不得拿钱用来购买面包,而是全部用来买酒喝了,于是每天只好到救助站去吃免费餐 城铁列车穿过老市区 我们在城乡结合部的一处住宅区下了车 一楼大门的密码锁 一楼大门的密码锁 房间装修得相当考究-大立柜放电视机的地方明显空了出来,他告诉我那台电视被以很低的价格卖掉了,目的仅仅是为了换几瓶啤酒 冰箱里几乎空空如也 自家的花园-借着看花园的机会他连忙拿着我刚刚给他的钞票急不可耐地到旁边的小超市买了几瓶啤酒 客厅的音响设备没舍得卖-老人挑了一张CD放给我听-那华丽的男高音原来就是他本人演唱的 老人年轻的时候曾经也大红大紫过,他告诉我说自己最牛的时候银行账户里达到过一百万欧元,他的妻子也曾经倍受羡慕后来,因为过度酗酒以及终日花天酒地,他的银行卡很快就见底了,更要命的是他后来得了严重的酒精依赖症,妻子发出了最后通牒-要么戒酒要么离婚……因为实在无法戒掉酒瘾最终妻子带着唯一的女儿离开了他 他的女儿现在已经成为一名影视演员 因为再也见不到女儿,他就跑到大街上在女儿的广告牌下拍摄了这张照片 从他的照片簿里我无意间看到了这一张,曾经的他也过着富裕的生活 也曾经有无数的朋友……后来因为酗酒的原因昔日的朋友纷纷疏远 童年时期的老人 离开他家之前老人刚买的几瓶酒已经喝光了-当他提出能否再为他买几瓶的时候我没有同意,恰好因为自己还没有吃饭,便邀请他去吃一次久违了的麦当劳本来想劝他戒掉酒瘾,话到嘴边却止住了,我知道那肯定是徒劳的 老人告诉我上一次吃麦当劳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