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无论希腊能否达成协议 欧元或已不再“不离不弃”

2019-07-08 02:04:00

路透伦敦6月24日 - 欧洲各国政府已不再讳莫如深,对救助谈判失败可能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问题直言不讳这实际上是改写了欧元的一条重要准则--也许这样反而更好 无论旨在防止希腊发生违约或“退出欧元区”的协议能否达成,欧元区各国政府已经开始公开讨论,如果希腊不能达成救助协议并偿还债务的话,该国将如何不可控制地退出欧元区 当然,毕竟所有人还都认为希腊留在欧元区仍是“A计划”但信号已十分明确:若不能达成协议,则可能会使欧盟条约规定的“不可撤销的固定汇率”被打破,成为可以撤销的 对希腊储户来说,这层意思是明摆着的希腊储户今年已从银行取走数百亿欧元,仅上周就取出了40多亿欧元 虽然德国总理梅克尔刻意避免谈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问题,但德国强硬派财长朔伊布勒却多次明确表示,这仍是一种可能的结局,尽管大家不喜欢 “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他曾在3月份谈到希腊是否可能意外退出欧元区时表示 欧盟执委会主席容克曾经说过,希腊退出欧元区并非台面上的选项,但他也无法像变戏法般阻止希腊退欧 五年前和希腊一起接受纾困的国家也挺身表态爱尔兰财长Michael Noonan说,欧元区领袖已经尽其所能阻止希腊出走“如今的选择该是准备B计划了” 虽然有关希腊意外出走的言论,可能只是谈判中的虚张声势,欧盟领导们其实未仔细盘算这回事;不过其他人称,权威人士认为欧元区没有希腊会更好,其他成员承受得起和希腊分道扬镳 不论如何,来自欧洲国家的讯息和2012年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的说词相去甚远当时,德拉吉很豪气的说出将“不计代价”来维护欧元 而这种基调的转变,是超越希腊边缘冒险政策的重要方法 **可逆** 如果现在可以预见到希腊将在情势升温时退出欧元区,那么至少必须是在理论上任何欧元区成员都可离开--不论这种情况的概率有多么微乎其微 考虑到投资者在2008年之前10年的行为,这点是很重要的当时指标贷款利率跌至德国的“无风险”利率水平,导致银行、家庭、企业和公共债务大幅增加,从而为危机爆发埋下了伏笔 欧元区二线国家公债收益率之差图表:link.reuters.com/rew57t 在当时,民间放贷者等于是认为各国主权信贷的风险没有差别,而以低得离奇的利率向所有国家放贷,完全不管各国政府财政状况、违约可能性以及政治或币值改变的风险 等到雷曼兄弟破产,以及2010年希腊隐匿财政赤字丑闻爆开时,投资者又纷纷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债券利差飙升,导致了一系列救助,整个欧元区也面临分崩离析的风险 如果债券利差过高或过低现象看起来都是欠缺理性判断所造成的,那么对于那些几近“保证”及不合理“笃定”的政治说法,就很有理由值得怀疑 欧洲央行自2012年以来的干预行动、后援支撑、挹注流动性、以及今年的量化宽松计划,都是让近几年利差再度大跌的帮凶 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利差回到2008年之前的低水准,和当年一样没有道理可言 “金融市场上有太多的傻瓜,我并不相信市场有理性有关人们按照德国利率水准向希腊大规模放贷的想法,持这种看法的人需要检查检查他们的脑子”英国前财政大臣和亲欧盟的保守党人Ken Clarke周一对BBC表示 都柏林大学教授Karl Whelan指出,在欧元区协定中从未有过一个严格的“不援助”条款,不管政治辞令如何,在危急时刻总可能祭出金融援助 市场选择相信政客们对于“不退出欧元区”的意见,但忽视了所谓的“不援助”底线,并依此认定在欧元区背后操作的纯粹政治意愿将压倒一切鉴于可能发生的灾难性后果,需要重新写就政治讯息 如果正在进行的种种希腊谈判的确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局面,即退出欧元区和违约不再是不能想象的禁区,那么债券投资者在风险评估方面将显然更加难以掌控 不论这个代价是否是欧元区经济可以承受的,对于欧元而言这已经成为一个更加明显尖锐的问题但在介于2006年和2012年的债市极端状态之间,现在我们或许可以依赖ECB的帮助,使成本变得可以承受和理解 就结果而言,欧元已不再像原来那样不离不弃(完) (编译 王颖/李婷仪/汪红英/高琦 审校 艾茂林/蔡美珍/杜明霞)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